一法律师事务所(北京总所)

盘点各地乘客与公交司机争执怪相,此类行为法律如何评价

已被浏览351

更新日期:2018-11-13

来源:一法北京

                                                    各地盘点:同一行为,不同论处

浙江宁波2010年7月,石某乘坐155路公交车时因问路与司机俞师傅发生争执。车辆行驶中,石某竟拉扯司机的肩膀和手臂,导致方向盘失控,公交车径直撞向路边的电线杆,还险些伤及路人。法院认定石某犯危险方法危害社会公共安全罪,判处有期徒刑3年。
重庆涪陵2011年5月,乘客杜萍因支付车费一事与公交司机雷刚发生争吵,公交车还在行驶时,杜萍的男友周亮挥拳击中雷刚面部,雷刚忍痛将车停下,才未导致严重后果。同年9月,法院认定周亮犯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判处有期徒刑3年零2个月。
上海宝山2011年5月,沈博乘坐116路公交车欲至宝山区的张华浜站下车。因该车系高架道路车,不能停靠该站。沈博发现后对司机周卫琴进行殴打,致其轻伤。宝山区法院认定沈博犯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3年6个月。
北京延庆2011年10月,陈某乘坐公交车时称自己前几日将包裹遗落在了该车上,司机李某并不认可,两人发生口角随后陈某抄起车上灭火器砸向李某,又用拳头猛击李某面部,经鉴定李某属轻伤延庆法院以故意伤害罪判陈某有期徒刑1年,缓刑1年。

 

盘点近年频发的乘客扰乱公交车正常运怪相,本文认为此类事件并非偶然现象,理应增加行为人的犯罪成本那么殴打公交司机行为的危害性究竟有哪些?又该如何论处?本文将为您评析!

首先,公交车作为一种公共空间的延伸,面向的是不特定或多数的社会公众。行为人理应认识到殴打公交司机对乘客安危、道路交通安全所造成的危害,若仍执意为之,其危险性不亚于放火、爆炸等危害公共安全的犯罪。因此,为确保罪行相适应原则,多数扰乱公共交通运营安全的行为都以危害公共安全罪定罪

另据律师评价称,在界定殴打公交司机行为的性质上,司法机关有一定的自由裁量空间。乘客殴打司机,如果造成人员伤亡及重大财产损失严重后果,则涉嫌故意伤害犯罪,应当依法追究其刑事责任。如果正在驾驶车辆而且车上有人,则会以危害公共安全罪处罚。乘客殴打驾驶员的行为本身就违法。作为一个有正常判断能力的人,应当预见自己的这种行为可能会造成严重后果。实践中对足以威胁公共安全的行为,可按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加以论处。但并非所有殴打公交司机的行为都应以危害公共安全论处,例如公交停靠后的殴打行为,对公共安全的威胁相对较小,则可能构成故意伤害罪、寻衅滋事罪等,对公交司机驾驶员的违规操作,也有可能以交通肇事罪论处。这都需要依具体情境加以判断。如单纯造成多数人心理恐慌或其他轻微后果、尚不足以使不特定或多数人的安全受威胁的,可按《治安管理处罚法》处以罚款、5至 10 日的拘留。

【罪名解析】

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是一种故意犯罪,它是放火罪、决水罪、爆炸罪、投放危险物质罪的兜底罪,因此必须和放火罪、决水罪、爆炸罪、投放危险物质罪具有等价值性,只要具有危及公共安全的具体危险,处刑为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造成严重危害后果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死刑。

交通肇事罪是一种过失犯罪,刑法规定:违反交通运输管理法规,因而发生重大事故,致人重伤、死亡或者使公私财产遭受重大损失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交通运输肇事后逃逸或者有其他特别恶劣情节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因逃逸致人死亡的,处七年以上有期徒刑。

故意伤害罪是指故意非法伤害他人身体并达到一定的严重程度、应受刑法处罚的犯罪行为故意伤害罪虽然有3个幅度的法定刑,但不可能将同种数罪作为法定刑升格的情节,如果按一罪论处,难以实现罪刑相适应。

寻衅滋事罪:是指在公共场所无事生非,起哄捣乱,无理取闹,殴打伤害无辜,肆意挑衅,横行霸道,破坏公共秩序的行为。根据本条规定,对寻衅滋事犯罪,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

总而言之,乘客在投币那一刻起便与公交车运输管理公司订立了客运合同,公交运营公司负有按时送达乘客并保障其人身、财产权益的义务。如个别乘客以自身的特殊理由干扰公交车安全运行秩序,视其他乘客利益与公共利益于不顾,不仅是不知法,更是个人道德观、以及社会价值的缺失与扭曲。    

综上所述,公交司机的人身安全不可侵犯,不能只是一种强烈的呼吁,更应该得到有力的保障。除了加装防护栏之外,文明出行氛围还有赖于社会整体文明素质的提升,对于我们普通民众来讲,自觉维护公共安全,是每一个人的义务和责任。